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金融

借贷宝的反击:被“套路贷”团伙利用,联合警方重拳打击

发布时间:2019-12-19 22:26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加大打击“套路贷”违法犯罪进行时:甘肃、浙江、江苏、新疆等多地警方近期先后打掉多起“套路贷”犯罪团伙;魔蝎科技、新颜科技、白骑士、公信宝等多家大数据公司高管被警方带走配合调查引发行业震动,其“爬虫业务”沦为“套路贷”帮凶。

  “彻底铲除‘套路贷’违法犯罪活动滋生土壤。”公安部在9月3日召开的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套路贷”犯罪工作推进会上强调。“套路贷”犯罪涉及的技术服务商、数据支撑服务商、支付服务商、推广服务商等服务链条被公安机关全面打击。

  “套路贷”严重侵害当事人合法权益,但也具有迷惑性和隐蔽性。犯罪分子隐身于网络而受害人的详细身份信息、通讯录对其完全透明,一旦受害人被榨干资金无法偿还高额利息,便电话轰炸、PS灵堂照、淫秽照片并群发给受害人的家人好友。

  打击“套路贷”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配合。近日,河南洛阳警方破获一起跨省作案、多个窝点配合的“套路贷”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28人。案件破获的背后,警方如何抽丝剥茧,锁定犯罪嫌疑人的行动轨迹?

  防不胜防的套路

  一笔最初仅有4900元的借款,10个月间被不断“套路”,在还了26万元后还没有结清,这便是河南洛阳张女士的遭遇。

  被榨干所有资金的张女士还款无门,开始密集接到放贷人通过电话、短信、微信等各种方式发来的辱骂、恐吓,这些辱骂、恐吓信息还发给了张女士的亲戚、朋友、同事。不堪忍受的张女士最终报警。

  张女士此时还不知道,自己陷入了“套路贷”。不同于普通的民间借贷或高利贷,“套路贷”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并集合了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暴力催收等多种相关违法犯罪活动。

  记者了解到,2018年9月,张女士因装修房子急需用钱,一位自称小王的女生联系到张女士,称可以快速放款,而且免担保、利息低。碍于面子不想向亲戚开口的张女士听信了小王介绍,在提供了身份证、户口本、支付宝信用分并授权网贷APP读取通讯录等信息后,首次借款7000元但只到手4900元,被扣除的2100元为利息,借款周期仅有7天。7天后,张女士仍需要还款7000元。这一利息年化水平达到了4469%之高。

  没有意识到后果严重性的张女士,在不能及时还款时继续向该网贷平台借款拆东墙补西墙。借1万元,到手7000元;借35000元,到手24500元……无力偿还全部债务的张女士只得靠展期费维系,一天展期费达1500元,一周后张女士再次陷入绝境。

  “好心”的小王开始向张女士推荐其他放款平台,金多多,亿多多,叮当口袋……张女士的信息被先后推给了100多家放贷公司。直到今年7月,张女士彻底绝望。于是便出现了上述遭辱骂、恐吓的情形。

  接到张女士报案后,洛阳警方经过多方侦查,通过电话、资金流向等锁定犯罪嫌疑人位置,抓获8名放贷人和20名外包催收公司人员。其中,不乏“90后”年轻女性。

  “套路贷”团伙的部分作案手法也得以曝光。记者了解到,放贷人通过借贷宝、今借到、存证云等软件生成借条,例如借款人通过平台借款2000元生成2000元的借条,但放贷人随即要求借款人绕过平台返还500元作为快速审核费、账户管理费等。这些原本为了提高用户之间互联网借贷信任度的平台,被不法分子利用,生成与实际情况不符的合法借条,以提高借贷的法律保障。

  在2月份通报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套路贷”新型黑恶势力犯罪的发布会上,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巡视员童碧山指出,套路贷团伙事先制造民间借贷假象,引诱受害人借款;事中精心谋划“套路”,恶意垒高债务;事后利用提前准备好的虚假证据将非法债务合法化,导致一些受害人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在法律面前“自愿吃亏”,没有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

  解套需多方努力

  雁过留痕。尽管“套路贷”十分隐蔽,但犯罪分子仍需要借助各种合法平台生成对自身有利的法律证据。相关方主动作为、紧密配合才能铲除“套路贷”。

  记者了解到,在洛阳警方打掉严重侵害张女士合法权益的“套路贷”团伙背后,借贷宝(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的线索至关重要:团伙分工中提供资金、审核客户资质的韦某,利用借贷宝App开具借条时留下的数据信息被平台主动提供给警方,并封禁涉案账号。

  借贷宝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坚决抵制“套路贷”,主动开展“猎豹行动”,通过技术检测、人工审查等手段打击利用平台开展的非法放贷和催收行为。公司形成了与相关职能部门协作配合查处涉“套路贷”的联动机制,目前已有多个涉“套路贷”夭折。该负责人表示,平台允许设置的借款年利率不得超过24%。对放款人在平台外收取的各种名目费用,用户都不应同意。

  此案中,张女士被推送的100多家无需实名注册即可借贷的违规网络小贷平台,大大增加了警方打击难度。“有时一个房间抓住4个人,就代表4家甚至更多的网络小贷平台。”参与办案的一名民警介绍,此类网络小贷平台,开发成本低,仅需数千元就能上线运行,还能负责运营维护。打击难度大,很多一旦套路到手当即弃用,或改头换面重新上线。

  受害者点点手指即可下载安装,产生的破坏却难以估量。警方介绍,由于每天遭受无穷无尽的谩骂、威胁,欠款金额不断飙升,家人不解指责,张女士一度面瘫就医。套路贷“软暴力”下,受害人无奈割腕、服毒自杀的不在少数,其中,有受害者因为借款2万元而跳河轻生。

  深挖“套路贷”犯罪团伙,公安部门在“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还捣毁一批为“套路贷”提供技术、数据服务的科技公司。中央财经大学法学教授陈华彬还建议,进一步打破各相关部门信息壁垒,构建打击网络非法借贷数据共享平台,充分运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让“套路”者无处遁形。

  在长期研究这一领域的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陈云松来看,按照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要求,积极推动有关政策、法律、机制和措施的健全完善,进一步从源头上规范网络空间秩序、防范治理网络违法乱象,铲除网络违法犯罪赖以生存的网上土壤,才能让“套路贷”真正解套。(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