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金融

短效避孕药诞生60年,女性从掌控生育到掌握人生

发布时间:2020-09-27 10:33内容来源:界面 点击:

    2020年9月20日凌晨,一个名字悄悄爬上了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的热门位置。美国最高院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erg(后简称为金斯伯格)因病去世。

    作为一位一生都在争取性别平权的伟大女性,金斯伯格所留下的财富是全人类的、普世的。正如她曾提到过的,男女平等的本质是女性要成为自己人生的决策者,当女性生育的决定权在他人或政府机构时,她就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与解放。

    的确,女性的生育自主权是全球性课题,也是大多数政府调控经济和人口结构的战略入口。在中国,生育平权的问题也依然突出,多数消费者使用避孕套来当作常规的避孕方式,女性避孕不能完全由自己掌握而需要依托于男性来实现,自主避孕能力的缺失,也造成了很多意外生育问题的发生。

    根据媒体南周知道援引《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和南方日报公开资料显示,全球每年有7500万例意外妊娠发生,而以人工流产告终的约为2600万—5300万。随着中国性观念的开放,年轻未婚女性的堕胎率呈现上升态势,每年记录在案的人工流产多达1300万人次,其中还不包括药物流产和在未注册私人诊所做的人工流产数字。

    只有女性把握避孕的主动权,才能真正意义上地实现性别平权。

    近代女性前所未有的“一片自由”

    纵观近代史,女性自主掌控生育权的斗争历程中留下的最宝贵成果就是短效避孕药;它被认为是“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项重大发明之一”。200名著名历史学家一致认为,短效避孕药给近代女性带来的影响堪比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原子弹、电脑和网络对20世纪的影响。

    一个小小的药片,切断了性爱与生育的必然联系,改变了女性的地位、工作、收入、容貌、身材以及性观念,使女性可以自由掌控生育权以及性爱体验。

    时间追溯到 1959年,西尔公司向FDA提出申请,允许Enovid作为避孕药出售。次年1960年,FDA正式批准了这一请求,短效避孕药正式上市。女性从此掌握了生育的自主权,真正掌握了自己的身体与时间。

    很多女性减少了生育数量,从家庭主妇转变为职业女性。“避孕药发明出来之后,家庭结构就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发生明显变化,当今社会,有22%的妇女挣的钱比丈夫多。”美国妇女总会(NOW)主席特里·奥尼尔说:“1970年,在孩子不满6岁的妈妈中,出去工作只有30%,70%的妈妈选择待在家里。而现在,这种情况基本上逆转了。”

    2012年由美国密歇根大学的经济学家玛莎·贝莉等人,围绕着“分析避孕药对女性工资的影响”做了调查研究。

    这项研究的统计样本是1943~1954年出生的4300名女性。通过分析她们18~20岁之间服用避孕药的情况,以及其之后的薪水收入。

    研究发现,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的口服避孕药一度拉动女性工资增长了50%,越早服用避孕药的女性日后能获得越高的工资。到了1980~1990年,服用避孕药的女性比未服用避孕药的女性平均工资高出了8%。

    收入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掌控生育自主权为女性带来了稳定的工作及学习时间。

    三分之一的样本女性因服用避孕药保障学业顺利完成。三分之二的样本女性因服用避孕药,没有中断职业生涯,获得了更多经验及晋升机会。

    女性就业率的增加,提高了家庭收入、女性的家庭及社会地位。女性为社会创造了更多经济产值,释放了一波女性劳动力红利。

    短效避孕药推动了女性接受高等教育,而高等教育又推动了更多女性走入职场。越来越多的女性成为经济建设的主力,她们不再只是母亲、女儿和妻子,还是政治家、律师、企业家和学者。

    短效避孕药发展逻辑的背后---女性被更多关爱

    时间来到当代社会,强势的市场需求也带来了避孕药相关产业的腾飞。在政府放开准入后,如拜耳等全球性的医药集团便开始更加积极地研发和推广避孕产品,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欧美医药企业的全球化程度已经很高。

    商业化市场发展的成果之一是让更多女性能更便捷地在市面上买到避孕药品。

    拜耳作为世界知名的医药集团积极推动着短效避孕药的普及,它是第一家将避孕药引入澳大利亚的企业,不久后又将POP(一种低剂量的口服避孕药)引入西德,随后又开始向中低收入国家进军。

    在履行社会责任方面,拜耳更是责无旁贷。截至2019年,拜耳医药已向中低收入国家约4000万妇女提供避孕药具。

    商业化发展的另一成果,是头部企业对消费者进行科学避孕的科普教育,帮助女性消费者自主掌控人生。

    近年来,女性健康关爱在欧美、东亚等许多国家都极为盛行,而这一趋势也延伸到了中国市场,拜耳发起了许多如“女性生殖健康教育项目”“关爱至伊·流产后关爱”等公益活动,旨在提升女性健康意识,帮助女性选择健康自主的生活方式。从2011年到2019年底,PAC项目医院已经增长到838家,足迹踏遍了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8年累计受益流产女性逾1000万。除此之外,旗下短效避孕药市场领导品牌优思明每年都会通过各种方式开展大量女性避孕相关的科普教育活动,单从线上的大众教育层面讲,仅2020年1-9月,优思明线上科普教育类内容已触达人次超过2.3亿次。

    短效避孕药未来会是怎样的存在?

    截至目前全世界有超过9000万女性正在使用短效避孕药,即便如此中国消费者对于短效避孕药的认知和需求间却仍存在着不小的鸿沟。中康研究院黄心恬就曾在2016年撰文表示,提及避孕药时,有58.8%的受访女性首先想到的是紧急避孕药。许多人还不知道使用短效避孕药避孕与其他方式避孕的区别。这意味着短效避孕药市场蕴含着无限潜力。

    女性作为避孕药产品的购买主力,她们的意志和偏好不能被忽略,她们的诉求应该被更多人听到。大数据勾勒出的中国女性用户画像是独立的、勇敢的,她们逐渐在摆脱男性凝视,转而展现女性独特的自我表达,这也是内衣品牌不再标榜性感迷人、美妆产品变得又酷又飒的原因。

    的确,这已经不再是女为悦己者容的时代。

    相较于成为社会期待的女性,每个女性更应该先成为自己;

    相较于被迫成为好妻子、好母亲,每个女性都应该自我决定自己希望成为的角色。

    这种思潮也在极大地影响着女性的生育意愿,从而进一步影响着避孕产品本身的发展。

    经过了几十年的积累,短效避孕药已经向功能化、常态化和安全化的方向发展。随着科技不断进步,目前以优思明为代表的新一代复方短效口服避孕药中激素含量进一步降低,激素构成更趋于天然激素的生物活性,在稳定高效避孕的同时,还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善女性皮肤状况,消除面部痤疮。

    短效避孕药诞生60年后的今天,从恋爱由我到亲密由我,从生活由我到事业由我,这是当代女性地位不断提升的真实写照;更重要的是,当性与生育实现了剖离,女性重新夺回生育的控制权,她们再也不是被动的一方。

    优思明献礼短效避孕药诞生60周年主题故事片《人生由我》

    女性是社会的“半边天“,在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她经济”规模不容小觑,而短效避孕药作为女性自主掌控生育的必备品将会得到更为广泛的普及。在不远的未来,我们相信短效避孕药将出现在每一位健康自信的女性身边,陪伴并支持她们掌控自主生育权,科学规划工作生活,把握人生节奏,实现辉煌成就。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相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